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玉辟邪 [4/8]

玉辟邪 [4/8]


  无根禅师愤怒的喝道:「隗通天,你敢。」

  隗通天微哂道:「隗某有什么不敢的?」他如果不敢,就不会把十五个和尚擒来了。

  无根禅师抱杖峙立岸然喝道:「隗掌门人,你最好放了他们。」隗通天也沉声道:「老禅师,你最好说出令师弟的姓名、下落来。」

  两人这句话,无异是同时向对方下了最后通碟!无尘法师早已怒不可遏,在无根禅师说话之际,左手袍袖轻轻向上挥了一下。这是下达行动的暗号!雁翅般排列在山门左右的一百名灰衲僧人,立即缓缓从左右两边包抄过去。

  就在他们移动的时候,广场南首,山门正对面,也就是雪山派一干人的身后,也迅疾无声的从左右两侧闪出五十名手执齐眉棍,腰佩戒刀的灰袖僧人。两边合计一百名僧人,在瞬息之间,足不扬尘,很快就会合在一起,一下截断了雪山派人的后退之路。

  无尘直到此时,才洪笑了一声,喝道:「隗通天,你再不放人,今晚就教你来得去不得。」

  隗通天连看也没看无尘一眼,只是朝无根禅师冷冷道:「老禅师,你说是不说?不说的话,就莫怪魄某心狠手辣,要向他们开刀了。」

  无根禅师凛然道:「峨嵋派屹立江湖已有五百年之久,峨嵋弟子威武不屈,从不受人胁迫……」

  话声未落,八条灰影疾如鹰隼朝押着十五名峨嵋憎人的持刀汉子扑去。这八道灰影,正是伏虎寺八位长老,无根、无尘的师兄弟。雪山派虽然擒得峨嵋派一组巡山弟子,隗通天虽然说了狠话,但真正要他下令开刀,他究竟是一派掌门,却也不敢造次杀人。

  雪山派当然也早有準备,如果峨嵋派突起发难的话,应该如何反击?事前早已有了周详的计划:是以峨嵋派八位长老突然凌空飞扑过来之际,押着峨嵋派僧人的三十名雪山派壮汉毫无紧张神色!其中十五人,是用刀架在峨嵋派僧人脖子上的,他们迅即拉着峨嵋僧人后退。另外抱刀戒备的十五名壮汉则立即挥刀迎出。以十五对八,差不多就是两个对一个了。

  不,就在十五名押着壮汉退下之际,雪山门下发现对方扑来的共有八人,立即有一名雪山弟子补了上去,凑成以二对一之数。一扑一迎之间,骤然响起了一片震慑人心的金铁击撞之声。

  八位峨嵋派长老使的是齐眉棍,棍是纯钢的,使出来的是「峨嵋伏虎杖法」,棍势展开,恍如天龙展现,棍影如山,劲风逼人,可说凌厉已极!十六名壮汉,虽是雪山派的第三代弟子,但他们精擅合博之术,两人一组,展开刀法,攻守之间,互相配合,极为绵密、但见刀光如雪,兇猛无匹,找不出一丝破绽!以两个雪山第三代弟子,力敌峨嵋派一位长老,居然并无多让。

  站在隗通天左首的邓荣大喝一声道:「兄弟也来领教峨嵋派的高招。」

  大步走出,他是隗通天的二师弟,(三师弟司达,站在隗通天右首)在雪山派坐第二把交椅,一身修为,也仅次于通天教主。无尘法师一手待杖,立即迎了出去道:「道兄出场,贫衲自当奉陪。」

  邓荣沉笑道:「很好,老法师要使兵刃还是拳掌?」

  无尘法师巍然道:「主随客便,贫衲悉听道兄吩咐。」

  邓荣双手一扬,大笑道:「咱们已有十年没有印证了,先试试老法师「伏虎掌」的威力也好。」

  他练成雪山派「寒极神功」,已有八成火候,是以要和无尘法师作徒手之搏了。

  无尘法师淡然一笑,把手中的掸杖,往地上一掷,合掌当胸,说道:「不敢,道兄请。」

  「请。」邓荣口中说了个「请」字,人己随声亘欺而上,右手扬处,一掌迎面击来。

  雪山派以「开山掌」、「扫雪腿」,着称于世。因为大雪山常年为雪所封,门人弟子的入门功夫,劈掌扫腿,都是以雪为对象。「开山掌」、「扫雪腿」,就是要把雪劈开,闢为道路的意思。这是雪山派扬威武林的独门功夫,招式怪异,纯走强猛一路。

  无尘法师和他动手已非一次,自然认得,脚下乍退一步,侧身旋进,双手化掌,一引一发,还击而出。两人这一交上手,立即各展所学,以攻还攻,一丝一毫都不肯退让,掌风呼啸,愈来愈快!不过转眼之间,两团人影已合而为一,在一片掌影中,已难分敌我。

  但在这同时,峨嵋派八位长老和雪山派十六名第三代弟子的一场激战中,虽然以一敌二,却分出高低来!双方在这片刻之间,差不多已打出二十七八招,雪山派两人联手,刀光连翩,相辅相成,有攻有守,几乎无懈可击。这下自然引起峨嵋派八位长老的怒意,就在挥动杖法之际,左手疾发,击出一记「伏虎掌」,一道强猛无匹的汹涌掌风,应手而生,撞向对方一人。试想雪山派一个三代弟子,能够和峨嵋派长老打成平手,并不是说他武功和峨嵋派长老抗衡。他们所凭仗的仅是一套联手合击的刀法,相辅相成,攻守兼顾,就是遇上最强的敌人,也足可支撑一段时间而已。

  这八位峨嵋派长老,都有数十年修为,这一记「伏虎掌」岂同小可?。但听「砰」的一声,就把一名壮汉震得凌空飞起,摔出一丈开外。一人得手,其他七位长老也跟着出手,把联手合击的雪山派弟子,像稻草人一般,接二连三的震飞出去。这下看得通天教主隗通天勃然大怒,身形飞扑而起,人到掌到,接连响起砰砰中掌之声,人影也跟着平空摔出。要知隗通天「寒极神功」已练到十二成火候,劈出来的「寒冰掌」,只要被他击中人身,立时全身僵冻,血脉凝结,非同小可。

  八位峨嵋长老纵然数十年修为,个个功力深厚,隗通天飞扑而来,人到掌到,朝你挥掌击来,却是不能不接!硬接,当然会被震飞出去,不接,只要被他掌风扫上,同样也会跌撞出去。他这一连八掌,当真快若闪电,连站在他对面的无根掸师都来不及阻拦,八位长老已被一一震飞出来,倒地不起。丁天仁和师兄弟们分作两行,站在无根禅师身后。他是老师傅最小的徒弟,自然站在右首最下面一个了。这时八位长老被隗通天一掌一个震飞一丈开外,其中八大长老中最后一位叫无能的正好飞落到右首,离丁天仁前面不远。

  也无巧不巧这位无能长老平日里对丁天仁极为投缘,几年来,只要有暇,就会时常点拨他的武功。丁天仁的剑掌功夫,大半出于这位长老的指点,对他感情也特别深厚。

  此刻骤睹无能长老被隗通天震飞出来砰然一声跌坐在地,心头猛然一惊,急忙奔出,在他身边俯蹲下去,急急问道:「八长老,你老没什么吧?」

  无能长老双目紧闭,只是颤声道:「冷……冷……」只说了两个「冷」字,口齿已经僵硬,再也说不出话来。

  丁天仁一时气怒交集,初生之犊不畏虎,直起身,纵身就朝隗通天面前奔去,长剑锵然出鞘,指着隗通天喝道:「姓隗的,你使的是什么妖法,八长老只说了两个冷字,就不能说话了。」。

  隗通天看到冲出来的是一个十六八岁的孺子,用长剑指着自己喝问,不觉沉笑道:「小子,你不会去问你师傅?」

  右手抬处,大袖朝前拂出。他是一派掌门,对一个后生小辈,自然不会使出「寒极神功」来,这一记衣袖,只是要把丁天仁摔个觔斗而已!丁天仁乍见隗通天手臂抬处,一支衣袖朝自己挥过来,一时无暇多想,立即把手中长剑一举朝前刺出。

  这一剑简单快捷,使出来的正是大哥(丁大衍)教他的「鸿蒙一剑」!当然他还是避不开隗通天的一记衣袖,「砰」的一声,一个人被一道劲风兜着往后翻出一个觔斗。

  隗通天眼看丁天仁忽然抬手刺出一剑,但听「嗤」的一声,把自己一袭白色长袍,从右肩头到小腹,被他剑尖划破了三尺长一冬!这小子刺出来的这一剑,招式简单,并无出奇之处,自己居然毫无防範,躲闪不开!凭自己一身武功,竟然躲闪不开,这一剑岂非神妙无比?

  隗通天陡然双目射出两道精芒,朝丁天仁投去,正好丁天仁被他一记衣袖,拂得往后翻出一个觔斗,堪堪站起,但从他怀中掉出一件东西,落在地上!丁天仁翻出去的人,还没发觉,但隗通天如炬目光,正好朝他投来,自然看清楚了!不,他似乎不敢相信,突然跨上一步,凝足目力朝地上看去。

  无根禅师眼看丁天仁突然冲了上去,被隗通天一记衣袖震出,翻了个觔斗堪堪站起,隗通天又跨上一步,欺了过来,急忙迎将上去、沉声道:「隗掌门人住手,他只是老衲门下的小徒弟而已。」

  隗通天没有理他,只是双目注视在地上,脸色渐渐凝重,惊异的道:「果然是辟邪玉符。」

  他目光凝注的,就是从丁天仁怀里掉出来的一件东西,也就是丁大衍给丁天仁的一块紫玉珮。丁天仁听他叫出「辟邪玉符」四字,急忙俯身从地上拾起玉珮,揣入怀中。

  隗通天忽然回过身去,喝道:「放开他们。」

  押着峨嵋派一组巡山僧侣的十五名壮汉,立即答应一声,举手一掌拍开了僧侣们的穴道。

  隗通天又朝正在和无尘法师动手的师弟邓荣喝道:「二师弟住手。」

  邓荣和无尘法师正打得难分难解,一个练的是雪山派「寒极神功」,差不多已有八成火候,因此在施展「开山掌法」之际,也使出了「寒极神功」。一个是伏虎寺的监寺,练的乃是佛门「心灯禅功」,他发现对方每一掌奇寒无匹,分明使上下「寒极神功」,当下就在「伏虎掌法」上使出「心灯禅功」。

  这两种神功,一寒一火,互有克制,双方功力又在伯仲之间,自然会僵持不下,很难分得出高下来。

  邓荣听到掌门人喝声,急忙双掌排开,沉喝一声:「住手。」人已往后跃退数尺。

  隗通天右手一挥喝了声:「咱们走。」

  当先举步往外行去。邓荣、司达二人弄不懂掌门人何以突然要下令撤走?但掌门走了,他两人自然也只好紧跟着走去。雪山弟子更不用说,一起跟着后退。在雪山派人的身后,就有一百名峨嵋僧侣,手持齐眉铁棍,一字排开,正好挡住他们的去路。

  隗通天目光凌厉,沉喝道:「尔等还不让开?」

  无根禅师自知雪山派处心积虑已久,今晚之战,峨嵋派已屈居下风,真要动手,己方非落败不可。

  这时眼看隗通天突然退走,暗暗舒了口气,急忙喝道:「你们还不让开?」一面高声道:「隗掌门人好走,恕老衲不送了。」

  隗通天只嘿了一声,连头也不回,脚下匆匆行丢,一行人很快就已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