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淫妇潘金莲全传 [5/5]

淫妇潘金莲全传 [5/5]


  武松在欢场上混得久了,什么式样没见过,可就是同一种姿式,被潘金莲这个
绝色尤物摆出来,立即显出非同一般的诱惑力,只见她双腿屈跪着,雪白圆鼓的屁
股高高翘起,双股间黑黑的阴毛中一条红红的阴唇微张着,阴洞口隐约可见,更兼
前面俏脸含春,秀髮披散,双乳晃蕩,无不散发一种销魂至极的魄力。

  武松看得心急火燎,急忙俯到潘金莲的身后,一手扶着屁股,一手分开阴唇,
老二立即插入,用力一挺,顿时全根尽入。

  「插得好深呀…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乾死我吧……求求你…。」
潘金莲兴奋地大叫起来。她自与张大户用这种姿式做过后,与武大做了几次,因武
大老二短,都没成功,每次只进去一点点,抽着抽着就出来了,所以后来再没与武
大这样做过。

  如今与武松做起来就不一样了,老二插进来与躺着做没什么区别,每一下都能
插到阴道深处,激起阵阵快感。

  「快插呀,用力呀哥……怎到……今天……才……才插人家……妹……妹恨死
……你了……抽……插得我……我好美哦……哎唷……哼……我……我美死了……
哼……哼…哼…哦…嗯……大鸡巴……的汉子……好厉害……哦……穴心……穴心
要被你摘……摘下了……哼……好狠……狠……哦哦……对……对对……用劲……
我死……死也心甘……情愿……我要……我要死在你的……你的大鸡巴上了…。」
潘金莲兴奋地浪叫着。

  「看我怎么插你。」武松慾火大盛,双手抓住晃蕩的双乳,屁股卖力地动着,
老二快速进出,插得潘金莲的淫水一点点往下掉。叔嫂通姦的抽插声、浪叫声传遍
了武家小屋。

  惊豔武松与潘金莲搞上后,两人天天想尽办法偷情,晚上不行就利用白天,经
常是武大上街卖烧饼了,他前脚走,两人就迫不及待地弄到一起,销魂一回后武松
才去衙门。有时到了衙门看看没什么事就早早溜回家,潘金莲天天盼着他早回家,
一回到家两人就关起门来大乾。而潘金莲因要与武松乾,天天看着武大不顺眼,晚
上不肯让武大近身,搞得武大莫名其妙,但他是个老实人,对这个老婆是又爱又怕
,只好忍气睡了。

  这一天,武大挑着担子出门,听到关门的声音后,武松就光着身子赶紧跑到潘
金莲的房间里,潘金莲早掀开被子光着身子在等着,两人立即搞到一起。

  「想死我了,一个晚上都睡不着。」武松边插过说。

  「哪我们想个办法晚上让你过瘾。」潘金莲气喘吁吁地说。

  「晚上怕哥哥发现啊。」武松猛插着,撞得床铺都摇摇晃晃。

  「你晚上邀他喝酒,他喝酒后準睡得跟猪一样,怎么吵都不会醒,你要到我的
床上当着他的面乾我都行。」潘金莲骚骚地说。

  「那我晚上试试。」武鬆快速抽插起来,猛干了千余下,双双洩了,赶紧吃点
东西就去衙门了。

  当天晚上,三人坐到一起吃饭,往日都是武松一人喝酒,武大只吃饭。

  这晚,武松说:「哥哥,我们一起喝吧。」

  「我不能喝,喝一点就想困。」武大连忙推辞。

  「陪我喝一点嘛,一个人喝酒没一点意思。」武松说着给武大倒了半碗酒。

  「是啊,叔叔叫你陪他喝点就喝点嘛,喝了又不会怎么样,早点睡就行了。」
潘金莲在旁帮腔。

  「那我就喝点吧。」武大这一生最自豪的就是有个有出息的弟弟,最满意的就
是有个美丽的老婆,这两人要他做任何事他都不会推的,何况喝点酒?

  武大果然不胜酒力,刚喝了没两口,脸就红了,口里就话多起来,连说:「我
不行了,兄弟,我最后敬你一杯。」说着一口喝下去,把筷子放在桌上,两手扶着
桌子摇摇晃晃。

  潘金莲笑着瞄了武松一眼,伸出脚从桌子下伸到武松的大腿根,按在老二上动
了几下,媚眼直向他抛来。

  「哥哥,再喝一杯吧,最后一杯了。」武松又把一杯酒送到武大嘴边。

  「好,好弟弟,哥哥就再喝一杯。」武大张开口,一下把酒喝了下去,随后就
伏在了桌子上。

  「哥哥真醉了。」武松与潘金莲互笑了一下,两人把武大扶到房里床上,不一
会儿就传来了武大的呼噜声。

  「走吧。」潘金莲轻声对武松说了一声,扭着娇躯走出门外。

  武松赶紧赶上,在门口就一把将潘金莲抱起,要往他的房里去。

  「先不要去房里,我也想喝点酒呢。」潘金莲妖妖地说。

  「好,那我们去喝酒。」武松把潘金莲抱到桌边,自已坐在凳子上,让潘金莲
坐在他的大腿上,倒了一杯酒,递到她的嘴边。

  「我不要自已喝,要你餵我喝。」潘金莲娇嗔道。

  「怎么餵呀。」武松笑道。

  「你先喝到口里,再餵给我喝。」

  「好。」武松于是喝了一口酒,然后把嘴凑到潘金莲的嘴边,潘金莲微微张开
嘴,两人的嘴对在一起,武鬆口一鬆,酒水流入潘金莲的口中。

  「好酒。我还要。」潘金莲笑道。

  两人就这样你餵我一口,我餵你一口,喝了一会,潘金莲的脸红了,呼吸也变
粗了,慾火升了上来。

  「叔叔,我现在要你。」潘金莲的手抓住了武松的老二,在上面摸了起来。

  「我现在就给你。」武松站起身,把潘金莲放倒在凳子上,快速脱光了两人的
衣服,把潘金莲按在凳上就干了起来。

  「用力乾呀」潘金莲立即挺身迎凑,一阵猛插,把凳子插得从这边移到那边,
随着凳子的移动,发出阵阵响声。

  两人正乾得起劲,不想响声把刚入睡的武大弄醒了,头脑晕沉沉的,问道「金
莲,金莲,是什么声音。」

  两人吓了一跳,立即停止动作,金莲应了一句:「没什么,外面有车过去呢。

  「哦。」武大哼了一声,又睡了过去,不会一会儿,又发出了呼噜声。

  「我们到厨房去,那边远些,不会听到。」潘金莲说道。

  武松立即抱起潘金莲,老二却没抽出来,边走还边抽送,弄得潘金莲兴奋不已
,咬着他的耳朵轻声说:「你真会乾哎哟……哎哟……啊……啊……好舒服……你
插……死……插死我吧……啊……啊哟……又顶上花心了……对…我要丢了……喔
……喔…啊……美啊……美死了……烫死我了……痛快……真是……舒服啊…大鸡
巴哥哥……你……你真是插穴的祖宗…。」

  武松与潘金莲两个晚上搞上了,但白天还是照样要乾,此后不分白天黑夜,尽
情姦淫,好不快活。这样的日子过了近半年。

  一日,县令把武松叫去,要他带人押送几名判了死刑的犯人送到山西监狱去,
那时交通不便,这一去来回得二个多月,武松领了工作,就先回家。

  潘金莲一见武松提前回来,兴奋异常,一进屋就抱着他,武松打了他的屁股一
下说:「早上刚搞了一次,还不过瘾啊,馋鬼。」

  「我明天要去押犯人到山西,这一去得两个多月。」武松阴沉沉地说。

  「什么,你没骗我吧,去两个多月,你叫我怎么活啊。」潘金莲大吃一惊。

  「没办法啊,身不由已,不过这样也好,让我们冷一下,我们这样下去也不好
啊。」武松始终怕与潘金莲陷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我不要与你分开。」潘金莲哭着说。

  「别哭了,趁我还在,咱们好好乐一下。」武松猛地把潘金莲的衣服剥了下来
,把她抱到床上,压下去就大乾起来。

  两人知道这一次后,要过两个多月才能再次相会,狠不得把时光永远留住,巴
不得一直乾个不停,男的插得猛,女的浪得凶,变着各种做爱姿式,抵死大乾,直
乾到武大快回家了才收兵,洩了四五次。

  武松送犯人去山西,一路上辛苦不说,只是思想嫂子,想得发疯,暂且不表。
优质钛金属材料加工及买卖,全部现货供应,尺寸齐全,高机动性配送,声誉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