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侠女虐姦~刘婉陵郡主及朱若兰公主~ [2/2]


[唔~~唔~~哦~~呜~~! 唔~~唔~~哦~~呜~~]
刘婉陵侠女美目圆睁, 又是一阵闷喊, 不断的猛摇玉首, 企图阻止爱徒受骗~~~
[你胡说八道~~! 师父与我深居深山十年余, 与你们这群野狗有何过节, 还敢不放人~~]

[嘿~~嘿~~! 美~~美姑娘~~! 您有所不知, 十五年前, 老子的弟子为人谋杀, 令师长得极美~~不~~极似仇人之女, 老子不得不问清楚, 只要令师告知详情, 其父名号, 只要非老子的仇人之女, 老子不但立即放人, 还立即负荆请罪~~]
朱若兰公主又惊又急, 她自知无法在瞬间扑杀师父身后, 五个持刀抵住师父背部五处要穴的贼人, 而让师父毫髮不伤, 最后朱若兰公主只得走一步算一步, 她恨极的将宝剑掷地, 只见锵地一声, 整只长剑全部插入石地内, 看得群贼一阵心惊肉跳~~~

朱若兰粉脸紧绷, 恨声道:
[好本宫相信你们, 如敢食言本, 宫非将你们碎尸万段不可~~!]
好深的功力, 满脸横肉的头目一阵胆寒, 好一会儿才硬着头皮颤声道:
[姑娘深明大义, 令人佩服, 就请姑娘委屈一下~~~]

[你想干~~~干什么~~~!]
[哦~~只是将姑娘大略的绑好, 好让老子安心地问完话, 但姑娘必须卸去神功受绑~~!]
[你~~~! 罢了~~~你绑可以, 如敢碰到本宫一根寒毛~~~]

朱若兰公主一声冷哼, 心想我就将计就计, 佯装受绑, 只要这群狗贼一个疏忽, 立即杀死持刀淫贼们, 必可救出师父.
[姑娘请放心, 老子绝不敢侵犯姑娘的美肉不~~玉~~玉体, 你们五人可小心绑, 伺候姑娘, 记得用~别喊叫~及~穿引穴~, 切不可侵犯姑娘~~!]
只见他一使眼色, 所有淫贼立即明白, 淫贼走到朱若兰身后颤声道:
[请~~请姑娘将双手放在背部, 交~~交叉起来~~!]

这时我们的绝色美师父, 已缓缓闭上梨花带雨的美目, 绝望的抽泣, 娇躯淫颤不止的承受下体那股万蚁钻屄之淫虐极刑.
而朱若兰公主气极的娇躯直抖, 好一会儿才卸下玄功, 羞辱地将双手放在背部, 交叉起来, 淫贼小心翼翼地用麻绳将朱若兰丰腴的双手交叉绑紧, 就在朱若兰黛眉深锁, 羞愤已极之时, 突然她身后四肢关节大穴处, 一阵刺痛, 不由得张嘴一声娇喊:
[呀~~~!]
朱若兰公主正待开口大骂:
[你们~~你们~~! 唔~~哦~~哦~~唔~~]

突然一个软球硬塞入她的娇口中, 并将两端皮带在她脑后紧绑起来, 朱若兰公主只觉真气四散, 整个娇躯使不出一点力, 这下才知完了, 中计了, 淫贼继续用麻绳将她双臂紧紧虐绑完毕, 后朱若兰再也忍不住羞辱的流下热泪~~
这时淫贼头子忍不住内心那股兴奋, 哈哈几声狂笑:
[好一对美屄尤物~~! 各各是闭月羞花, 沉鱼落雁, 真不知先肏哪个才好, 噢~~~! 我的巨奶美人胚, 别哭让为夫先来个羞奶虐揉, 让妳死去活来一番~~!]
[唔~~~哦~~哦~~~呜~~~]

听得我们的绝色美公主, 羞愤得美目怒视着淫贼头子, 看得头子丑脸一阵抽动, 伸手往朱若兰公主那双圆挺羞饱大肉球, 用力的揉握起来~~~!
[呜~~~呜~~呜~~~!]

我们的绝色美公主, 脑门如遭雷击般, 只觉轰然一声, 立即晕了过去, 一阵清水波向朱若兰公主身上, 她被这突来的凉意给沖醒, 当若兰公主发觉自己娇贵不可侵犯的羞饱大肉胸, 依然被淫贼头子紧紧的揉握着时, 只觉喉咙一阵血气上冲, 鲜血从紧含软球的嘴角不断溢出, 羞泪直流的泣血着~~

[噢~~! 好挺~~好软的一双处女巨奶, 哟~~~! 瞧妳爽得血流不止, 哟~~~! 心肝宝贝别哭, 待会为夫的肉棒肏入妳那娇嫩处女粉屄时, 更让妳欲仙欲死~~~!]
淫贼头子说着, 伸手往若兰公主紧挟着的胯下处女地猛然插入~~~
[呜~~~呜~~~呜~~~]

羞得若兰公主玉体绝望的狂抖, 再度晕了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 若兰公主悠悠醒来, 只见自己双手反绑, 上身趴在供桌, 粉脸被人托住抬仰, 双腿则被岔开, 大张紧绑在两端桌脚上, 她虽然看不到自己身子, 但感受到自己身上五只魔掌不断紧握住自己羞饱巨乳, 并在圣洁的腿根粉屄处, 又挤又揉, 又抠又抓, 极端凌辱着~~~

[呜~~~呜~~呜~~~! 唔~~哦~~呜~~呜~~呜~~]
她羞愤欲绝的哭泣闷喊着, 她泪眼迷濛的看到师父全身光裸
,以同样的羞虐姿态趴绑在供桌上, 口中的软球猿辔已被取
出, 只见她的绝色美师父急喘娇吟不已, 口中发出令她羞死
的闷淫声, 若兰公主已完全崩溃了, 极度惊恐的意识到一个
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

果然淫贼头子站在我们淫痒已极, 香喘嘘嘘的绝色美师父身后, 下体往婉陵贵夫人肥硕美臀挺撞, 只见原本高贵绝伦的婉陵师父, 突然猛抬玉首, 不顾羞耻, 当着自己爱徒面前昂首发出淫浪已极的娇喊声, 若兰公主无法理解, 原本高贵绝伦的师父, 何以如此淫蕩?

只听婉陵贵夫人疯狂的淫喊急喘, 无助的猛抬玉首, 任由淫贼头子抱着她那双, 抖摆弹跳不止的雪白大肉球, 虐揉扭挤,这惊心动魄的凌辱, 加上不断传来噗~~吱~~噗~~吱~~的抽送声, 看得朱若兰公主脑海一遍空白, 羞愤又不解的呆滞的望着师父淫蕩不堪的丑态, 朱若兰公主忘记了不断羞辱蹂躏着自己身上最贞烈部位的魔掌~~~

而我们被极度虐肏, 完全崩溃的美屄尤物刘婉陵侠女, 无助的昂首淫泣娇喊:
[呀~~呀~~哦~~哦~~呀~~! 兰~~儿~~不~~不要看~~呀~~! 呀~~! 哦~~师父受~~受不了~~呀~~呀~~呀~~! 不~~不要看~呀~~呜~~哦~~呀~~呀~~!]

[哦~~好~~好紧~~好滑的粉屄, 哦~~肏~~肏死妳这巨奶贱~~贱夫人~~! 噢~~爽死~~哦~~!]

淫贼头子用力的抽肏刘婉陵郡主, 肏得她压抑了十年的淫慾,如今完全爆发出来, 美屄内淫汁如黄河决堤般狂喷而出, 直肏得婉陵郡主玉体狂抖, 死去活来的浪喊连连, 直到淫贼头子爽得精液狂喷入刘婉陵粉屄深处, 才结束这一场惊心动魄的虐姦, 淫贼趴在婉陵郡主香汗淋漓的背部, 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喘嘘嘘道:
[真是绝世淫湿粉屄, 肏得老子几乎脱阳, 弟兄们将这美屄尤物头抬高, 让她看着心爱的闺女徒弟, 被人当众轮姦的耻态~~!]

[你~~你放~~~放过她~~她年纪还小~~! 受~~受不了这种凌辱~~! 我~~我让你们轮~~轮姦~~ 不要~~要折磨她~~!]
[嘿~~! 妳休想, 如此一个娇滴滴的美屄闺女, 叫老子放过会不得好死的, 来~~! 扒光我们美屄闺女的衣裤~~!]
[呀~~呀~~呜~~哦~~呀~~呀~~~!]

我们美豔绝伦的朱若兰公主极端的惊恐, 在无助的哭喊中,被人连扯带撕的, 扒的一丝不挂, 淫贼们换到美屄尤物刘婉陵郡主身旁, 托起她淫喘嘘嘘的粉脸, 撑开刘婉陵的双眼, 看着爱徒为了救她, 玉体光裸的等待着极度姦淫的一刻, 自己却还淫汁狂洩不止的喘着, 毫无办法救她, 这惨绝人寰的遭遇, 让刘婉陵内心淌血, 我们美豔绝伦的朱若兰, 在无助的哭喊及羞耻中, 只觉自己高贵圣洁的羞窄嫩屄, 被一根粗长硬物缓缓挤入, 她才尝到什么叫姦淫, 一种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可怕凌辱, 朱若兰不由得仰首发出一阵惊恐已极的娇喊, 狂泣声:
[呀~~~呀~~! 呜~~哇~~哇~~! 呀~~呜~~哇~~哇~~~!]

她只觉自己羞窄嫩屄, 被肏得撕裂奇痛, 紧接着. 自己羞窄嫩屄内, 那根肉棒一阵猛烈抽送, 直肏得朱若兰立即晕死. 又痛醒., 只见她的粉屄内大量的处女鲜血落红, 不断涌出.加上自己羞饱大肉球, 被极度的揉挤.
这种惨绝人寰的姦淫, 肏得朱若兰死去活来, 数度晕厥又痛醒, 她越是惨叫狂泣, 淫贼操得越猛~~
[哦~~噢~~! 好紧~~~好滑的处女美屄~~噢~~噢~~!]

噗~吱~噗~吱~~的抽肏声, 传入刘婉陵郡主耳中, 令她绝望的哭喊哀求道:
[呜~~呜~~求~~求你不要再蹂躏她了~~呜~~!]

[哦~~噢~~! 好紧~~! 快~~快~~! 小宝贝再~~再忍一下~~噢~~噢~~!]
只见淫贼不顾被肏得完全晕死的朱若兰公主, 在最后几下猛抽怒肏, 淫贼身驱一次次的痉挛, 大量精液再度直喷入朱若兰鲜血直流的粉屄深处后, 才瘫趴在她的香背上, 双手依旧紧抱住她那双处女美奶呼呼睡去~~!
看到自己爱徒, 惨遭残暴的蹂躏姦淫, 直到完全晕死, 心中那股痛及恨, 使刘婉陵郡主几乎忘了下体那股奇痒, 直到另一根粗硬肉棒再度肏入她的粉屄中时, 又爽得不由得再次淫喊起来~~~
[呀~~哦~~哦~~! 唔~~哦~~呀~~~! 呀~~~呀~~~!]

[噢~~~好爽~~! 好湿~~~的窄屄噢~~! 肏~~肏死妳这浪妇~~]
只见婉陵郡主粉屄中大量的淫汁, 被一根根肉棒抽肏得一波波狂洩不止, 十五个淫贼一轮轮的上阵, 日以继夜的狂姦着我们美绝人寰的婉陵郡主, 直到第四天, 大伙累得完全虚脱倒地不起为止~~~
我们美豔绝伦的刘婉陵侠女, 四天下来, 足足被轮姦了三百余次, 肏得她堆积了十年的淫汁狂喷殆尽, 完全晕厥过去为止, 这四天天来惨绝人寰的轮姦, 再次摧残了刘婉陵好不容易恢复的高贵自尊, 及烈女贞节, 同时也令她不顾羞耻的洩去大量的淫水.

依旧趴绑着的婉陵贵夫人, 昏睡了四个时辰后悠悠醒来, 只见十五个淫贼依然昏睡不醒, 婉陵见此一良机, 立即强忍羞辱, 专心调息运功起来, 由于体内淫慾宣洩大半, 体力恢复迅速, 不过半个时辰玄功已回复, 只见她一使劲, 紧绑双手的麻绳应声绷断, 刘婉陵胸中怒火高涨, 双掌连挥, 不管十五个淫贼是死是活, 劈得他们脑浆併裂, 再解开若兰爱徒身上的绳索, 为了防止若兰爱徒寻死, 她先点了若兰的昏穴, 再取出她口中猿辔及四肢关节的金针, 抱着若兰的娇躯来到庙旁小溪清洗, 仔细清洗她两全身后才穿上软丝劲装.

好在出门时, 师徒两人各带五套劲装, 如今师徒两人已穿上紫色劲装, 背起背包宝剑, 刘婉陵郡主再次抱起爱徒, 往山谷走去, 一路上婉陵郡主看着粉脸苍白的若兰爱徒, 默默的流着泪, 缓步走下山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