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雪白的妈咪 [3/3]

雪白的妈咪 [3/3]


  妈妈爽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巨颤着,我的大鸡巴从出生以来没有像这麽痛快的时候,而且插的是我美 柔媚、娇嫩欲滴的亲生妈妈呢!又加上这些莺声燕语般的浪叫淫哼,更使我把小时候吃奶的力量都用出来了,只不过妈妈的乳房不像我婴儿时期有奶给我吃罢了!

  我含着一只乳头,拚命地夹紧屁股用力地抽插着妈妈的小穴,使她小穴穴里的淫水像夏日的雷雨般猛而出,一阵一阵接连地个不停,把我的床单浸湿了一大片,妈妈不时地呻吟着:“呀……嗯……嗯嗯……好……好舒服……心肝宝贝……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妈妈……受……受不了……哎唷……我……我爽死……了……啦……”

  我知道妈妈快要进入高潮了,更加卖力地扭动着,挥动我的大鸡巴直捣她的小穴心,同时顽皮地问道:“妈妈!你舒服吗?”
  妈妈没命地浪叫着道:“好……舒服呀……哎唷……妈妈的……亲……儿子……你……干得……妈妈……爽死……了……啦……”
  我逗着她道:“妈妈!叫我亲丈夫,亲爸爸,我会干得你更爽。”

  “哎唷……哎……呀……不……不要……我不……不要……嘛……”她的娇躯这时已流出一层汗珠,舒服得三魂七魄都快要散掉了。
  我道:“妈妈,你不叫我就把大鸡巴抽出来了喔!”

  这当然是故意逗着她的,这麽美好的一块天鹅肉,我的大鸡巴哪有不吃的道理?妈妈突然地娇躯一阵抽搐,两只玉手更是死紧地抱住了我的阔背,像发了羊癫疯也似地抖筛着肥臀配合我大鸡巴的韵律,浪声大叫道:“啊……不……不要……抽出去……妈妈……妈妈叫……了……亲……亲丈夫……大鸡……巴……亲爸爸……唔……嗯哼……美死了……哎唷……喔……喔……妈妈……要……被我……的亲……丈夫……干……干死……了……啦……心肝……亲爸……爸……呀……好……好爽……喔……花……花心麻……麻了……啊……啊啊……又……又来……了……妈妈……又……又要……了……”

  这时妈妈原本紧窄的肉洞,已经被我干得渐渐松了,加上她大股喷的淫水滋润,让我的抽插更是得心应手,越插越快,大鸡巴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吱!”声和淫水抽动的”滋!滋!”声,混合着妈妈小琼鼻里哼出来的浪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在这春天迷人的夜晚里四处回响着。

  妈妈舒爽得猛摇榛首,发浪翻飞之中,散发出一阵阵温馨的迷人香味,我的大鸡巴也不负妈妈所望地越干越深入,已经把整根八寸多长的大肉棍顶到了妈妈的穴心子上,使她贝齿咬得吱吱作响,媚眼番白地大声浪叫道:“美死……了……哎唷……哎……我的……亲……亲爸……爸……心肝……大鸡……巴……亲丈……夫……呀……我……我要……碎……了……会……爽死……的……啊……啊……啊……呀……喔……喔喔……啊……我……我……妈妈……要……要 ……要……给……我……的……大鸡巴……亲……亲丈……夫……了……啊……啊……”
  只见她娇躯一阵抖颤,长长地喘了一口气,骚浪地 出了一阵阴精,软绵绵地瘫在草垫子上,昏迷过去了。

  我趴在她颤抖抖的娇躯上,见她呈现着满足的微笑,让我太高兴而骄傲了,虽然我还没有射精,但是能使妈妈啊爽到如此欲仙欲死的境界,征服一向高高在上的妈妈,真是令我雀跃万分。
  我吻着妈妈的娇靥,边想道:“没想到,我们家的这场灾难,竟能使我玩到妈妈千娇百媚的肉体,若不是因缘巧合,怎能和我亲生的母亲携手共赴巫山云雨,享受颠鸾倒凤的乐趣呢!”
  妈妈被我吻得“嗯!……嗯!”地轻轻呻吟着醒了过来。我继续边吻着她边道:“妈妈!你醒了,还舒服吧!”

  妈妈娇羞满面地道:“嗯……你……唉!……妈妈……舒服……死了……只……只是我们……实在……不……应该……如此……的……我……我怎麽……对的……起……你的……爸爸呢……唉……”
  我不再答话,反正玩都玩过了,大鸡巴还又硬又翘地插在她的小肉穴中呐!我把大鸡巴抽出一半,又猛地挺了进去,妈妈震得娇躯一抖,双手紧抱着我,浪声叫道:“哎……哎唷……你……你还没…… …… 精啊……喔……喔……又……顶到……妈妈……啊……的花……花心……了……啦……啊……啊……啊……”

  我突然停了下来,道:“不要用你叫我,要叫亲丈夫或亲爸爸才可以,不然我就不干你了。”
  妈妈被我吊足了胃口,只好又娇媚地浪叫道:“好……吧……妈妈……叫你……亲……亲丈……夫……了……哎唷……啊……妈……妈要……叫……你……大……鸡巴……爸爸……了……哎……啊……啊……快……快顶……嘛……妈妈……的里……里面……很痒……啊……喔……喔……嗯……羞……羞死……妈妈……了……啦……”

  我看她急得都快掉眼泪了,粉脸羞红,别有一番娇媚的情趣,听她叫得这麽淫蕩热情,肥嫩的大玉臀也开始摇动了起来,不忍心再折磨她,终于又挺动着大鸡巴对着她的小肉洞插干了起来。
  这样又引起她另一波的欲火,浪叫着道:“呀……呀……妈……妈妈……要被……亲……丈夫……的……大鸡巴……奸……奸死……了……哎……哎唷……这一次……真的……要……要了……妈妈的……命……了……喔……喔……妈妈……要……跟……大……鸡巴……亲丈夫……亲……亲爸爸……死在……一起……了……啊……啊……唷……唷……”

  妈妈舒服得像灵魂儿飘在空中一般,我也兴奋地屁股一直往她小腹挺,把大鸡巴每次都深深地干入她的小穴里并大叫道:“亲……妈妈……快挺上……来……一点……再快……一些……你的……小……穴穴……真紧……干……得我……舒……服……极了……”
  妈妈也很努力地把她的大肥臀直往上挺动,叫着道:“啊……啊……亲……亲丈夫……妈妈……呀……受不……了……呀……呀……哎唷……喔……喔……爽死……妈妈……了……啊……亲……爸爸……你……还……还没……啊…… ……精……在……人……人家……的……里面……哎……哎唷……妈妈……受……受不了……啦……喔……喔……”

  她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对着我的大鸡巴凑上来,好让她的小肉穴跟我的大鸡巴更紧密地配合着,她真是个娇 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蕩无比的浪叫声,我相信不论是哪个男人听到了,都会忍不住地操着大鸡巴插干她。
  我见她酥胸前的两团肥嫩饱满的大奶子摇来汤去地抖得可爱,不由得伸出魔掌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乳房,入手又嫩又暖,极富弹性,手感美极了,又揉又捏、又抚又磨地玩得不亦乐乎,峰顶两颗奶头又被我揉得硬挺了起来,我看得垂涎欲滴地禁不住俯身一口含住它们舐咬含吮着,妈妈的娇靥显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着上气接不着下气,媚眼半闭,如癡如醉地张着樱桃小嘴猛吸着气,姣美的粉脸红郁郁地浪得让人不得不加快抽插的速度狂干她。

  龟头一下下地直顶到她的小花心上,使她酥麻麻地好受极了,我狠狠地干了她几千下,妈妈也毫不示弱地回顶了上来,直到她又浪叫着道:“哎……哎呀……亲……亲……丈夫……小……浪穴……妈妈……要……要…………了……啊……啊……喔……顶……顶快……点……我……我要……来……来了……啊……啊……”

  大肥臀的动作疯狂地摇摆挺动,一股阴精,向着我的大龟头上浇来,最后她又把屁股扭了几下,叫道:“啊……啊……我……我来……来了……啊……喔……好……好美呀……”
  我也在她大叫的同时,把一股精液直喷向她的穴心子里,酥麻麻地和她并叠着拥抱而眠。

  睡了二个多小时,我才在她轻微的蠕动之中醒了过来,只见妈妈被我压在身下,媚眼直凝睇着我,满脸嫣红的羞耻之色,大概她又想起了我和她的血缘关系,一股世俗的伦常之念使她不好意思面对着我。
  我见气氛沉闷,轻吻着她的脸庞道:”妈妈!你刚才 得舒服吗?”

  “嗯!……”的一声,不好意思的她忙把娇靥藏在我的胸前,这娇羞的神态,就如同刚开苞的新嫁娘,让人又爱又怜。

  我再用双手轻轻抚着她那又肥又嫩、又滑又暖的大屁股,道:“妈妈!我的大鸡巴干得你很美吧!今晚就是你和我的新婚之夜,妈你留下来和我一起睡觉吧,以后我们都要睡在一起,每天玩大鸡巴干小浪穴的美妙游戏,好吗?”
  妈妈含羞带怯地微微点了头,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两人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唾液,吻罢,四目含情地对望了一眼,灯也不关地就此交颈而眠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见妈妈雪白的娇躯躺在我身边的的样子,我又翻身将妈妈压到了身下……